2012 欧洲背包旅行游记「Summer-----Europe」(1)

July 29 to July 30, 2012——- Packing! Ready? Go!

[Hebrews 11:1] Faith is the confidence that what we hope for will actually happen; it gives us assurance about things we cannot see.

[Hebrews 11:7] It was by faith that Noah built a large boat to save his family from the flood.

周日(July29)

关键词:Cornerstone,玉米地,Laura,Hanna,Tara,电影,What to expect when you are expecting

收拾好行李坐在办公室的桌前码字,等待去机场的shuttle。 先吧这些零散的关键词穿起来吧,人生是故事但真不是什么传奇。早晨穿本来准备去Connerstone ,弄错了地址加上我们村最近修路修的厉害,开到半路发现Highway69被封了。于是转弯绕道,结果不慎开入一望无际的玉米地。平坦的马路不知什么时候默默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颠簸的沙石路。我把车速从30mi降到25mi到20mi到15mi最后降到10mi,即使这样蜗牛般的速度,我还是能听到车轮溅起沙石敲打车身的声音,很是心疼。也不知道这样爬行了都久,刚开始的时候还琢磨着等姐开出了这倒霉的玉米地换条路再找找Connerstone。 到后来心疼Summer加上这中部农村的玉米地景色着实是乏善可陈,心里头对Derek满满的怨念。再靠谱的人都能在一分钟内变得如此不靠谱。然后不住的感慨还是工作好,工作永远不会让你失望。等到终于再次见到马路的时候,俨然已经不想去追究Connoestone的地址了。拿起GPS将目的地设为德梅因的商场,撒丫子的就开过去了。到了商场发现好多店周日都没有这么早开门,很是忏悔,觉得神在惩罚我的不坚定。在商场稍微逛了几家开门较早的店于是带着负罪感打道回村了。

回到村子后和Laura到 Mongolian Buffet一起吃午餐,聊了之后,姐有立刻给老太太打电话冲动,姐要告诉老太太,女婿的事情还是不要想了。世界上再没有比人类更作茧自缚的生物了。然后呢?然后我没有给老太太打电话,回家收拾行李。然后呢?然后Hanna意外拜访,我们聊了几个小时,极其的投机。不期待,这就是生活。

然后呢?然后晚上和Laura,Tara去看电影,名字叫What to expect when you are expecting。影片囊括了几个家庭,讲述了这几个家庭在面对怀孕和孩子上的不同的生活态度。是一部类似于《真爱至上》那样多段爱情并行的故事。里面的有三对情侣长得都相当养眼。不是很沉重的电影,也没有什么太深的哲理,作为一部喜剧,它完全符合让人开怀大笑的标准。笑出了我一整天的怨念。

然后呢?然后回到家继续打包行李,这会是一次怎样的旅行?神接下来又会把什么放在我手里?

周一(July30)

离出发去等shuttle大概还有一个小时,那么接着记帐吧。 早晨起床很没有创意的接着整理东西,随后看到Casey的邮件。一只很让人温暖的麻雀发来的很让人温暖的邮件。回复了Casey,顺便给Derek抄送了一份,提了昨天遇到Hanna的事情,我想我该让他们知道我的很多问题都解决了。邮件的结尾盗用了一句话:

Every person takes the limits of their own field of vision for the limits of the world. ------ Arthur Schopenhauer

打开Evernote 笔记的第一条就是:“从今天起,做一个靠谱的人。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即使明日,天寒地冻,路遥马亡。”看了之后发现异常受鼓舞,将电脑休眠满怀激情的接着整理东西。在字典里查了一些英语单词,做了笔记。画了一会素描,吃饭,洗澡,整理,给朋友发信息通知去旅行的事情,邮箱已经设为旅行自动回复状态。感觉当下的时空是散落一地的陶瓷,我拣了丢丢了拣,没有尽头。我听到时光的叹息。待一切都整理的差不多,我大包小包张扬的出门了。公寓外面一片热情洋溢的搬家景象,不由想起老头老太太在这里的那个夏天,随后有三秒钟的落寞。隔壁的黑框眼睛男因为搬家,坐在门口排放的家具旁。他第一次和我说话,我知道那时笑容很浓。我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笑容的声响,如同之前听到时光的叹息。。 他说:你也搬家? 我说:不是的,去旅行。 他说:去哪里? 我说:欧洲。 他说:好好玩。 我说:会的谢谢。 到了院里准备在到机房去打印机票信息的时候发现脖子上的玉佛不见了,第三块。绳子久了就会老化,于是这样三个一样的玉佛就这样无声的消逝。我找了片刻,没有在走道上发现任何线索,于是自我安慰的抚了抚手腕上的玉珠。我觉得自己需要神的庇佑,需要一种信仰。整理了一些零碎的东西。打开手机想给老太太打电话,然后没有打换成给她用微信留言。我想还是留言比较好,电话在未来的十多天得暂停使用,事先习惯其它方式的好。尽量在欧洲的每一天都能给老头老太太发个信息问好。

刚给老太太发了信息说我准备睡觉祝她一天开心。看看时间,我也该出发去乘机场大巴了。愿神庇佑,Amen!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