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欧洲背包旅行游记「Summer-----Europe」(3)

July 30-July 31 从美洲到欧洲

我旁边坐了两个德国女人,中年,短发。发型年龄很一致,身材互补,一个高瘦一个矮胖。为人极其和善。飞机上的广播是中德双语。带了老太太去年送我返美在北京机场给我买的旅行枕,想起老太太递枕头给我时候兖矿通红的样子我一阵心酸。我额外备了一条小毯子,然后发现飞机上空调果然没有悬念的冷,非常得意自己的先见之明。突然想起木桶定律,木桶的最短一片决定其容量;类似的,最耐寒的那个人决定了空调的温度。之前在机场百无聊赖瞄俊男美女的时候发现西方女人真心喜欢麦色肌肤,一个个将皮肤晒成同样的颜色,仿佛被一只大排笔蘸颜料一笔刷过。再认真对比发现我那一直被周围人说是麦色的皮肤其实不是普遍流行的那种麦色。想到这里我很紧张的跑到厕所地镜子前照了又照,发现果真不是,姐地连明显是菜色,带着一股胡萝卜的味道。真是要少吃萝卜了。

很沮丧的回到座位上,盘起腿,困的时候睡觉,醒的时候看书,要不就是在一种半梦半醒的假寐状态。这样模糊低沉绵绵的曲调持续直到乘务员开始分发不知道是午餐还是晚餐。第一次记得事先预定了素食的菜单,这于是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机餐了。没有米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圆白的像薏米的东西,上面盖着豆子,萝卜等做的咖哩。第一次看到黄油上标记着:100% vegan,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可取代的?餐后和旁边的德国女人简单聊了几句,知道她之前到美国一周看朋友。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