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欧洲背包旅行游记「Summer-----Europe」(4)

Aug1 法兰克福(Frankfurt)

柏林时间早晨六点(6am)到法兰克福。和那两个和善的德国女人道别。这便是旅行,见到很多很多的人,说很多很多的再见,然后再也不见。这也是生活。入关的时候碰到一点麻烦,那个海关工作人员是典型的德国人,做事一板一眼,态度严厉,说话没有一点幽默感,我要说的其实是他不是很友善。长得倒是极品帅,以至于初次见面我情不自禁多看了两秒,内心一阵激动,然后就悲剧了。方便起见,叫他海草吧。海草英文不错,交流问题不大。

海草:来干嘛?(why did you come to Germany?) Hui: 旅行顺便看一个朋友。(travel and by the way visit a friend)
海草:有邀请信么?(have an invitation letter with you?)
Hui: 没有(No.)
海草:买了回程机票么?(have you booked the return ticket?)
Hui: 买了。(Yes)
海草:现在有么?(have it now?)
Hui: 没有。(no)
海草:有钱么?(do you have money?)
Hui: 没有(您想打劫么?有这么问人的么?)(no)
海草:(明显开始有点紧张)你有朋友的电话么,没有的话我要把你送回去。(what is the number of your friend? or I will send you back.)
Hui: 有,在这里。(yes, here.)
海草: 有旅馆预定确认单么?(do you have hotel reservation?)
Hui: 摁,你把手上的材料翻一面就可以看到。(yes, flip the pile of paper on your hand to the other side and you will see it.)
海草: 。。。。。。(不明白)(he does not understand)
Hui: (重复刚才的话)(repeat what I have said before)
海草: 。。。。。。(不明白)(he does not understand)
Hui: (一把抓过他手上的材料,翻了一面给他看。)(grab the paper on his hands and show the confirmation for reservation.)
海草: 没事了。(ok, you are good now.)
Hui………

入关后我得出一个零假设:男人帅的程度和友善程度成反比。

出了机场感觉有点晕头转向。美联航(United Airline)的行李在A区,我被一个白白胖胖的韩国美眉指到B区。由于刚才被那个海草耽搁了一阵,之后走错行李区(这边不同行李区是完全分开的,你得出门上楼再重新从正确的行李通道下来。),加上时差还没有倒过来,脑子正负极直接对接,自己都能闻到脑子里的烟味。等我正确找到行李区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因为耽搁时间过长,行李被机场工作人员放入存储处了。可怜本姑娘拖着个短路的大脑四处乱窜搜寻托运的背包。拿到老头那个超级实用的大包之后已经早晨七点半了(7:30am)。

原本雄心壮志要去法兰转转现在完全偃旗息鼓。和周围人借了电话给Jenny说我就在地铁站旁的一个麦当劳等她。挂了电话我向麦当劳那个可爱的小丑投去深深的感激的一瞥。文化趋同性也有好处啊。找个地方舒适的坐下来,趴着就睡着了。醒来后抹了抹口水开始画画。Jenny在快中午十二点(12pm)的时候到了。不像是三年多没见的样子,感觉她一点都没变。背上包,坐上开往Worms的火车。火车很空,只有对面一个漂亮的欧洲少妇带着她的孩子。少妇麦色的匀称肌肤,浓黑的眉毛,衣着随意但仍旧抢眼。两旁的景色让我感觉火车开在中国的南方,此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一阵困意袭来,我又倒头睡了。。。。。。。^_^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