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欧洲背包旅行游记「Summer-----Europe」(5)

到了沃姆斯火车站(Worms Hbf) 出门过街就是公交车站。

<p </p>

坐上408公交,十分钟的样子到了Jenny住的地方。这里的房子感觉很密实,高高厚重的门,稳定寂静。打开深色的大门时你可以感觉到气流的震颤。眼前是一个短过道,过道后是个小院子。从过道右侧的一个小门进去,走上盘旋窄小的木梯,第三层就是 Jenny 的房间。

<p </p>

这是朴素的住处,二楼有两个卧室和厨房,三楼有两个卧室和浴室。卧室都很小。我觉得自己走进了一幅泛黄的老照片。楼梯的拐弯出的墙上挂着一幅黑白的肖像画。不知道是否是某个画家,作家或者音乐家。这里

总归是欧洲,时不时会有和某某家联系的东西。阳春白雪的东西可能会在这里每一个下里巴人的角落里出现。看着墙上的照片我突然想说,知道么,你真的很美,知道么,美真的只有爱才明白。

洗澡,吹头,然后倒头睡了两个小时。做了些米饭,蔬菜,吃过后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些水。

超市很小,并没有任何具有地域识别性的特征。仿佛在同样的舞台背景下,上演另一出故事,东西并未不同,只是人变了。Jenny回去接着忙毕业论文,我带着一脸菜色开始独自四处转悠。忘掉过去,不想未来,甚至现在也被简化了。只是走路,拍照。路过一片草坪,走进去,前俯身用手掌去接触湿软的草地。然后起身,后仰,下腰,呆呆看了一会颠倒的世界,夏日傍晚德国一个小镇的天空。突然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关于宋代欧阳修的故事。说欧阳修奉命修《唐史》的时候,有一天,他和哪些助理的翰林学士们出外散步,看到一匹马在狂奔,踩死路上一条狗。欧阳修想试一试他们写史稿做文章的手法,于是请大家以眼前的事,写出一个提要——大标题。有一个人说:“有犬卧于通衢,逸马蹄而杀之。”有一个说:“马逸于街衢,卧犬遭之而毙。”欧阳修说,照这样作文写一部历史,恐怕要写一万本也写不完。他们就问欧阳修,那么你准备怎么写?欧阳修说:“逸马杀犬于道。”

真的不是生活太复杂,而是我们太罗嗦。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