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欧洲背包旅行游记「Summer-----Europe」(7)

Aug 2 德国,海德堡 (Heidleberg, Germany)

前面坐着一个很像同性恋的男人,让人感觉总是在翻白眼。曾经有个美国人告诉我,判断男人是不是同性恋的标准是看他有没有穿包腿酷。我看了一眼前面,绿色的包腿裤在单调的车厢里格外鲜艳。旁边坐着一个老头,在玩报纸的填字游戏。右前方坐着2个粗壮有纹身的男人,其中一个的右上臂纹着中文"母亲"。看不进去书,沿途的风景又不太悦目,一切都显得无精打采。想起一句话:

一个人无聊的时候,我会在心里构思一个故事的开头。然后,再用剩下的时间去否决它。于是激情于我而言,就像小时候吹出的那串气泡。

一瞬间觉得有些孤独,生活中总有时不时的这样恶心的一瞬间。我一贯对旅行的目的不是很挂心,只是随机游走,感觉自己处在狭小的舞台上,场景以非凡的速度不断变换,把现在带到过去。时间这样永恒无止尽的吞噬现在仿佛是对生命短促的有机体的嘲讽。我恍然大悟,自己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孤独。如果激情只是气泡,那还是云淡风轻的好。

在mannheim hbf换乘的时候,旁边站着一个神色可疑的提着金属箱地男人,他在最后一秒登上了我原本该乘坐的那趟车。而我这只傻乎乎的鸟儿还以为时刻表上写的是列车的到站时间,于是站在自己该乘坐的列车旁边担心的等着,心想我要乘坐的车就要到站了,这车怎么还没有开。悲催的是,其实时刻表上的是列车出发的时间。于是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等在自己的那班火车旁目送它开离站台。德国的铁路比想象中的先进很多,于是立刻去问了问附近那台万能的售票机器,发现真的是条条大路通罗马。打印了之后的车次时刻表,登上下班车出发了。本想既然已经错过车索性就先在mannheim逛逛,但考虑到时间,还是作罢直接去Heidleberg。

时光的雕塑——海德堡

这是我在维基上找到的关于海德堡的介绍。

海德堡(Heidelberg)是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城市,位于斯图加特和法兰克福之间。2002年城市方圆109平方千米内有人口140,000。 海德堡坐落于内卡河畔。内卡河在此处由狭窄而陡峭的Odenwald山谷流向莱茵河河谷,并与莱茵河在海德堡西北20千米的曼海姆交汇。著名的海德堡城堡位于高出内卡河200米的 Königstuhl 山上,俯视狭长的海德堡老城。著名诗人歌德曾经漫步环绕城堡的公园。 海德堡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传统和现代混合体。过去它曾是科学和艺术的中心,如今的海德堡延续传统,在城市内和城市附近建有许多研究中心。 海德堡不仅有着引以为荣的中世纪城堡,欧洲最古老的教育机构之海德堡大学亦座落其中。曾在海德堡大学学习和工作的著名思想家有黑格尔、诠释学哲学家伽达默尔、社会学家哈贝马斯以及语言哲学家卡尔-奥托·阿佩尔(Karl-Otto Apel)。于1817年发明自行车的Karl Drais也是海德堡大学的学生。

一个国家一个地方有没有历史一个最重要的标准是看这个地方有没有故事。话说回来,人们为什么喜欢有历史感的东西呢?为什么加上历史一切就变得深沉?变得厚重?我们是如何定义肤浅的?是容易被时间摸去的。所以相反的,经历过时间考验而继续存在的自然和肤浅无关。归根结底,我们喜欢永恒,永恒的东西让我们觉得安全。但永恒是不能真正看到的,能看到的就不会永远存在,所以我们尽力的去想去猜。于是我们迷恋,迷恋时间写下的故事,这里面有没有我们需要的永恒的答案?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