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sexy......

Sherlock Holmes is no doubt the most attractive fiction character for me (But Sir Arthur Conan Doyle is not my favorite novelist, Milan Kundera is). I got “The Complete Sherlock Holmes” the second year in middle school, a book with 1000+ pages. I was so obsessed with it and the obsession filled my adolescent years. I used to put the book under my pillow and read it every night before bed (Yes, I have read every story of Sherlock Holmes many times. When I look back, I feel so lucky because a teenager can certainly do something much worse with the excessive hormones. Things can always get worse so be thankful). I came across the tv scripts that I excerpted when sorting through my notes today. They are from A Scandal in Belgravia, the first episode of the second series of the BBC crime drama series Sherlock. Whenever I read them, the feeling is always the same, killing SEXY.

JW: John Watson

AI: Irene Adler

SH: Sherlock Holmes

Conversation 1

JW: You flirted with Sherlock Homes?

AI: At him. He never replies.

JW: No. Sherlock always replies to everything. He is Mr. Punchline. He will outlive God trying to have the last word.

AI: Does that make me special?

JW: I don’t know. Maybe.

AI: Are you jealous?

JW: We’re not a couple.

AI: Yes, you are. There, ‘I’m not dead. Let’s have dinner.’

JW: Who the hell knows about Sherlock Holmes? But for the record, if anyone out there still cares, I’m not actually gay.

AI: Well, I am. Look at us both.

AI: I don’t think so, do you?

Conversation 2

AI: Let’s have dinner.

SH: Why?

AI: You might be hungry.

SH: I’m not.

AI: Good.

SH: Why would I want to have dinner, if I wasn’t hungry?

AI: Oh, Mr. Holmes. If it was the end of the world, if this was the very last night, would you have dinner with me?

AI: Too late.

Conversation 3

AI: Oh, dear God. Look at the poor man. You don’t actually think I was interested in you? Why? Because you’re the great Sherlock Homes, the clever detective in the funny hat?

SH: No. Because I took your pulse, elevated. Your pupils, dilated. I imagine John Watson thinks love’s a mystery to me, but the chemistry is incredibly simple and very destructive. When we first met, you told me that disguise is always a self-portrait – how true of you. The combination to your safe, your measurements – but this, this is far more intimate, this is your heart and you should never let it rule your head. You could have chosen any random number and walked out of there today with everything you work for. But you just couldn’t resist it, could you? I’ve always assumed that love is a dangerous disadvantage. Thank you for the final proof.

Conversation 4

AI: Brainy is the new...

full post...

黑框眼镜引发的胡言乱语(下)

没完呢,还没完呢,之前的问题还没解决。这里想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化解内心的失望。失望的感觉有深有浅,可长可短,但不管怎样,无论失望的程度,起因以及对象,其背后隐藏着的,是一股愤懑的心理负能量,向外,攻击别人,向内,攻击自己。我最喜欢的一本书《爱的艺术The Art of Loving)》中提出爱是一种能力,是人格的整体展现,而非电光火石的感觉。爱的能力和任何一种能力一样,需要付出时间和努力才可以获得。如果我们学会应对和消化这种失望造成的负能量,那就能够进一步完善自己的人格,提升爱的能力,获得稳定持久的快乐。如果不能,伤害的不仅仅是自己,还会外化伤害周边的人。

在想解决方法之前,先要弄清问题的根源,就是为什么会觉得失望?是因为期望和现实之间的落差。假设这个理由充分的话,那么要解决失望的问题,就得从消除落差开始。无外乎有两种方法,提高现实,降低期望。困难的问题在于到底该努力改变现实,还是调整期望呢?这里两个关键因素其实都并不一定准确。

现实可能只是想象

客观事实是一部分,在此基础上我们内心会进一步解读和感受,这才会有了很多无病呻吟。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是什么落差问题,而是自己脑洞太大,庸人自扰。比如说你在傍晚下班在车站等车,突然感觉有些寒意,萧瑟中给男友半撒娇的发了张车站的图片附加文字“车站好冷呐(哭脸)”。然后男友没有回复,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从忽略我的感受,到他其实没有那么在乎我,到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我,到每个男生都有一个让他心疼的人但这个不是我,再到他没准心疼的是另外一个人,然后……如果我们不这么zuo,生活是不是就会美好很多呢?怎么解决玻璃心,zuo的问题呢?有本心理自助的书籍叫做《落差》其中提出要区别真假烦恼,实际上就是说先得看看自己是不是在zuo。关于怎么办的问题,书中从大脑的工作原理入手提供了相应的解决方法。其中有一些不错的建议,比如多角度思考问题,理解负面情绪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改变不良的思维定式。但其中有一个建议我不是太赞成,就是寻找健康积极的自恋情绪。现在的网络,社交媒体很容易就能将自恋情绪放大。这个积极的尺度太难把握了,心理不强大的人还是不要玩火的好,心理强大也就不需要通过寻找自恋情绪来缓解负面情绪啦。

我觉得缓解负面情绪更好的一本书是在《你为什么不开心?》中提到的How To Keep People From Pushing Your Buttons。其中列出了3种导致负面情绪和过激反应的病态思维以及如何纠正这种思维。

说白了,遇到问题得动脑子!

期望可能只是错觉

Focusing Illusion: Nothing In Life Is As Important As You Think It Is, While You Are Thinking About It. [Daniel Kahneman]

大脑的注意力资源是有限的,当我们把有限的注意力投注在某个对象上时,就会误认为这个对象很重要,这就是聚焦错觉。换句话说,你所期待的并不是你以为你所期待的。我对提出聚焦错觉的这个老爷子的感激有如滔滔江水……知道这个错觉的存在本身就让生活美好了不止是一点点。你喜欢眼前的人或事,就会夸大其在你心中的重要性。《思考快与慢》中有一个帮助理解聚焦错觉的例子。书中列出的下面这个问题:

你从自己的车上能得到多大的快乐?

如果你喜爱自己的车的话能够很快给出答案(不喜欢也能很快给出答案)。但是如果将问题换成“你在什么时候能从车上获得快乐?”在你想到自己的车的时候,就会产生某种感情(快乐或者不快)。你可能不会总想着自己的车,在你平时开车的时候,你想的可能也是其它事情而不是车,你的心情取决于你在那个时候想的事情。当你在评估自己有多喜欢这辆车的时候,实际上回答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当你这正在想这辆车时,你从车中得到多少快乐?” 你对“现实中其实很少想起车”的事实的忽略就导致了聚焦错觉。如果你喜欢自己的车,你就可能夸大从其中得到的快乐,这会使你在想到当前这辆车的优点或是考虑是否要买新车时出现错觉。这种错觉常常导致我们夸大购买大件商品或变换环境,又或者某段感情对我们未来幸福感的影响力,进一步导致不佳的决策。

这种错觉引发的偏见会导致人们更加看好本身就令人兴奋的事物或者经历,即使这些事物或经历最终也会失去吸引力。而没有给那些能够更长久给予快乐的经验应得的关注。一些生活中的例子就是在选择配偶的时候,完全被对方的外表,或者一些浪漫的举动吸引,而忽略生活更多时候面对的是柴米油盐。又比如有的人完全只顾工作不顾家庭和自己的身体,也是因为忽略了最终还是要回归家庭,同时对家庭的忽视可能导致后半生长时间无法挽回的悔恨。

亲爱的,谁没有倒霉的时候

如果对世界的认知以及自己的期望也都合理,由于运气不佳导致失望该怎么办?写到这里的时候我脑子中立刻想到的是平静祷告词(Serenity Prayer)

上帝赐我平静,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事情,鼓励我去改变能改变的事情,以及分辨这两者的智慧。

失望让我们心碎,但凡能让我们失望的都是我们需要学会面对和超越的。《反脆弱》(Antifragile)这本书中指出,脆弱的反义词不是坚强,而是反脆弱。世界是由不确定性推动的,一个个意外事件对历史进程产生的影响更为重大,而且发生的频次远远高于我们的认知,只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我们没有意识到它们的存在。我们的思维模式不是害怕意外,而应该是努力的准备自己应对意外,让自己在困难的洗礼下更加强大。我很喜欢《full post...

黑框眼镜引发的胡言乱语(上)

一副黑框眼镜折腾出这么多废话,还分上下集。是的,狗血的剧情每天都在上演,本姑娘现在满身的烟火(不是胭花)气息,得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抖抖。现在成天一个段子都想不出来,对我这样靠段子+腹诽+自黑,热情洋溢,欢天喜地,热热闹闹活到现在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今天刚刚知道,我最喜欢的程序员朋友不 戴 黑 框 眼 镜 了!没有黑框眼镜我就认不出他了,之前一次见面仿佛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点失落,因为我觉得程序员戴黑框眼镜很酷,或者说戴黑框眼镜的程序员很酷,又或者说非程序员戴了黑框眼镜感觉像是程序员的话那看起来也会很酷。不戴黑框眼镜的程序员还是那个程序员么?当然,人还是那个人,为什么感觉不一样了呢?到这里为止是不是特别胡言乱语,完全无厘头。可是细想来,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谁没有过呢?那个戴黑框眼镜的程序员实际上可能一只就是我脑中的一个想象而已。人类的大脑很不喜欢信息缺失,所以哪怕只有某个对象的少量信息,我们也会脑补出一个完整的对方。我脑补出的程序员朋友和现实生活中的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人。

我们头脑中的人和世界与真实之间总是存在差别的,时不时我们会在电光火石间突然感受到这个差别。这个差别可能导致欣喜,也可能导致失落,也就是落差产生的失望。这种失望让人很难受,我昨天刚刚感受过。从昨天到今天,我一直在想该如何化解内心的失望。今天因为一副头脑中的黑框眼镜,豁然开朗。当然不是因为眼镜,而是因为这几周来经历的期望和失望交接积压的负面情绪。大部分的负面情绪实际上都源于自己的想象。让我们失望的不是周围的人和事,而是我们的期望。

full post...

戴猫耳朵的男人

他每天都戴着猫耳朵耳机,嬉皮士的发型,技术宅男的穿着,35左右的样子,和老母亲同住,每天牵条小狗,不急不徐的在小区附近踱步。他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猫耳朵耳机,奢华的,低调的,发光的,不发光的……通常在晚饭过后就会看到他从窗口幽灵般的飘过。每次看到他时都有一种表达欲被击中的感觉,但各种形容词在脑子里千回百转,颠沛流离一阵之后,在我看清它们的面目之前又默默的转身不见了。曾经西直门的立交桥一样四通八达,密密麻麻的想象力,被各种理想,抱负,焦虑,激情,期待,失望……堵的水泄不通。想象之火简直无法在这忙碌的空气里长久燃烧。在硅谷这种地方,这样一个带着猫耳朵,牵条狗,面无表情,与世无争的男人,好像唇红齿白的笑容间一颗虫牙一般突兀。之前每每和爸爸谈到这个人,总是有点嫌弃,觉得这样的人生该是如何了无生趣。

直到有一天下班回来,在小区门口和他正正的打了个照面,他冲我笑了笑,像12岁的小孩一般天真的笑。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个男人的脸上永远看不到疲惫,貌似他对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无需刻意反应,而疲惫,产生于对需要做出反应的事物做出反应,对不想做出反应事物的必须反应。所以他的脸上看不到疲惫。在我们骄傲的忙碌,忙碌到疲惫的时候,我们还在过自己的生活么?突然特别羡慕他,一个在花花世界中带着猫耳朵耳机,牵条狗,什么都不用管只做自己的人。你觉得别人的生活无趣,难道这充满规则和潜规则的世界不过于啰嗦么?话说什么样的生活才有趣?有趣才好么?

我们旅行,我们读书,我们走遍万水千山,忙忙碌碌。我们绞尽脑汁让自己变成鸡汤文里所说的有趣的人,然后呢?

full post...

漠漠江湖路几重

This is your life. You can’t get out of it. So get into it.

出村了,进城了,漠漠江湖,滚滚红尘,花花世界你好!

这段时间各种折腾,移交旧工作,入职新工作,卖房,讲课……彻底不能免俗的搬到了湾区,传说中的硅谷。一直努力的做自己,然后,然后不能免俗的活成别人眼中的样子。在经过9年的乡村生活之后重回繁华都市。村子里的茅屋已经被我卖了,所以这次不是旅行,不能在感受一下花花世界后又缩回村子里去,一时之间,真是百感交集。一晃搬到湾区已经快一个月,脑子里各种惊喜的,期待的,失望的,难过的,坚强的,软弱的,美好的,阴暗的……最后出现最多的关键词居然是:生死。

关键词:生死

繁华都市最大的特点,就是你看到的大多数人都活得好像永远不会死一样。在城市里感受到的是生,对死亡的遗忘。

什么是死亡?死亡是一种终结,一切都不存在的状态。那终结的是什么?存在的又是什么?是那个“我”。所以要明白死亡是什么,就得先明白这个曾经存在,而死亡会将这个存在终结的“我”到底是什么。耶鲁大学关于死亡的公开课中讲到,在不考虑灵魂的情况下,有两种理论解释了什么是“我”:(1)我就是这个肉体。我是我不是你,就是因为我的肉体和你的不一样。(2)我是自己思想、感情、记忆和目标的统称,也就是我的人格。我是我不是你,因为我的人格和你的人格不一样。不管是肉体论还是人格论,亦或是二者兼有,反正,死亡是一切都不存在的状态。

我们为什么害怕这种不存在?因为存在太过美好,不管你如何定义这个存在,是肉体还是人格。当生命的容器中装有有价值的东西时,死亡就是一种剥夺。但对死亡的恐惧不仅限于对剥夺的恐惧,更多或许是对未知的恐惧。这么说来,要克服这种恐惧,就要做到不贪恋,并且为这个未知找到一个答案或者说服自己对这个未知的状态处之泰然。

我们需要克服这种恐惧么?我不知道,完全不知道。我想这不是需不需要,而是能不能的问题。毕竟,能做到的人太少了。

我们应该追求永生吗?之前做过一个思想实验,如果我生于1017年,2017年的时候我已经1000岁了,那会怎样?活的太久了,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最后只会感到无聊,生无可恋。美好的秘诀就是速朽。所以在当下这个世界不应该追求永生。

死亡终将到来我们该怎么生活?我不知道人应该如何向死而生。但如果问我希望怎样面对死亡活着,那我希望心怀感激的活着。对宇宙从无到有充满感激,对一部分粒子聚合成为人充满感激。杨绛在96岁高龄时生病住院,躺在床上想到生死写下《走到人生的边上》,在这本书中她想要弄明白的问题有两个:人生的价值和灵魂的去向。她认为:”人是有灵魂的,每个人都有一个身体,而身体具有生命,称为灵魂。灵魂看不见,但身体有没有生命却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人有两部分,一是看得见的身体,一是看不见的灵魂,这不是迷信,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所以,在杨绛先生看来:“人需要锻炼,而受锻炼的是灵魂,肉体不过是中介,锻炼的成绩只留在灵魂上;灵魂接受或不接受锻炼,就有不同程度的成绩或罪孽;人死之后,肉体没有了,但灵魂仍在,锻炼或不锻炼的结果也就仍在。”

对于这些问题没有答案不要紧,重要的是在思考死亡的同时,也在有限时间的框架下反思生活中那些未经深思却又习以为常的概念,比如亲情、爱情、时间、金钱和工作等等。这种以死亡为前提的反思,有助于调整生活的坐标。向死而生和醉生忘死,终究还是很不一样的。

full post...